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玄天后 > 二十一、赴宴何园(三)
    自然要来迎接纳兰兄的,”侯艳年见到金秀如此仪态从容,心里头更是痒痒起来,拉住了金秀的马缰,“我起初还怕纳兰兄失约,故此焦急等待,来,我请你过去就是。”

      “这可是不敢当,”金秀见到侯艳年如此行事,也就马上翻身下马,纳兰信芳撇撇嘴,却也跟着下来,“我是什么人物?敢让侯兄为我执马缰?”

      “这是风雅之事,对待纳兰兄如此风雅之人,才是最有道理的,”侯艳年显然也不是自己嘴里头说只是认得几个字的人物,这一番应对,把他身上逼人的富贵气冲淡了不少,饶是如此肥胖如猪,也透出了一股子的文雅气,他又来朝着金秀伸手,想要表示亲热的和金秀一起入何园,金秀微微一笑,躲开了侯胖子的热情,转过身子来,见到了打岔的稻草,“这一位就是园子的主人了吧?”

      李家家主忙上前见过金秀等人,他见到金秀的容貌,心里头才明白,为何侯艳年会有如此礼贤下士的举动,他和侯艳年相交许久,知道他的喜好,心想着这一位爷的寡人之疾只怕是又犯了。

      当然他也不会说什么,见到侯艳年十分客气,他更是要客气个十分,给侯艳年张势,果然侯艳年觉得自己个十分有面子,脸上更是红光冒出,主宾都很是客气,纳兰信芳原本是不屑一顾,可见到这个场景,好像有些明白了金秀所言的“借势而为”是什么一个意思了。

      这边一路迎着进了何园,大门入内,就有盈盈如有满月一般的圆拱门,穿过此门门,入眼即是何园内景。众人先是过玉带小桥,北面一厅似船形,以卵石瓦片铺地。远看,盈盈似水波;近看,却无一滴真水,此乃旱园水意的经典之作。

      众人在此处赏玩一番,复又出船厅,一峰太湖石,立于园中央。观其北面,有一方贴壁假山,其高大绵延之势,宛若游龙腾蛟。山上有两亭,一清风一近月,遥相呼应,对立而望。复道回廊,楼廊长度远胜于江南园林之湖廊。楼廊之精妙,不在于长,而在于曲,其态势犹如长虹飞落,架于楼阁之间。

      金秀看了如此景色,不由诧异,对着李家家主道,“定兴县不曾想有如此园林!虽然在燕赵之地,可竟然有江南婉约秀丽之美,我听闻扬州也有一个何园,难不成这两者还有些关联吗?”

      李家家主原以为金秀只是长了一个绣花容貌,可没想到这一番话说出来,见识极深,又点出了江南的何园,于是钦佩说道,“是,这原本是定兴何家,花了大价钱去扬州临摹而来的。样子差不多。”

      “样子差不多,不过到了北地,园子原本的清秀隽永,”金秀点点头,“在此地又多了一番仁厚大方之意,可见贵主人花了心思啊。”

      得贵人赞赏,算不得什么,若是李家家主能够每次在永盛皇帝南巡路过保定府的时候捐粮捐银子,别说的保定知府的赞扬,就算是得到直隶总督的褒奖都不是难事儿,可若是能够得到贵人十分真心实意而且是真的有用,挠到痒痒肉的赞扬,这可是极为难得了,特别是李家家主一直秉持的仁善之意,被金秀这么说出来,真的说的李家家主心花怒发,“纳兰大爷,实在是过誉了,哈哈,小老儿当不起啊,哈哈哈……”

      纳兰信芳心想你的眉毛高兴的都要翘到天上去了,还不敢当呢。

      一路上也有不少富商模样和文人模样的人陆续出现在假山旁,曲桥边,和亭榭中,李家家主一概也不介绍,今日他已经对于自己的定位十分清楚,那就是陪客,第一要伺候好这两位纳兰家的贵客,二呢,更是要注意着侯艳年这一位金主的感受,当然这两者是不矛盾的,伺候好侯艳年看中的贵客,自然间接也拍好了侯艳年的马屁,故此他一心就对着金秀二人,其余的一概都不介绍浪费时间了。

      众人见到李家家主如此卑躬屈膝,就知道今日必然来了贵客,侯艳年时常出没定兴县,大部分的人都知道的,但身边这两位少年却是不知道的,只是见到金秀的容貌,不由得暗暗喝了一声彩,“好俊俏的少年!”这第一印象之后,随即又感受到,“气度非凡!”

      于是众人都好奇到底是哪一家的后生人物出来了?

      这边随意游览了一番,于是又到了宴饮的厅堂,“听月堂,”金秀念了一遍,点头道,“真真是不俗!这月色只有看的,望的,却不曾想还有听月的。”

      “这原也是小老儿自己胡乱取的,却不曾贻笑大方之家。”李家家主忙说道。

      “不,家主何必过谦?”金秀摆了摆手里的折扇,“稼轩居士有听月楼诗,某不才,”她环视众人,“倒是可以背给大家伙听一听。”

      “听月楼头接太清,依楼听月最分明。

      摩天咿哑冰轮转,捣药叮咚玉杵鸣。

      乐奏广寒声细细,斧柯丹桂响叮叮。

      偶然一阵香风起,吹落嫦娥笑语声。”

      众人纷纷叫好,李家家主不过是偶然所作,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有前贤作过,于是又请金秀解诗,侯艳年也不知道辛弃疾有作过这诗,“纳兰兄博学多才,我却是不知道有这个,还请解惑之,我以前还以为老李头就是会附庸风雅,”边上的人忙凑趣的笑起来。

      不能够不笑,这样会得罪侯艳年;但也不能够笑的太夸张,那样的话会得罪李家家主这位地头蛇,所以笑声和气又美好,充满了热情洋溢的氛围,i既捧场,又不至于太过于谄媚,侯艳年说:“取一个狗屁不通的名字出来,没想到也不知道是他误打误撞呢,还真的入了纳兰兄您的法眼了,您受累,也给大家伙说一说这稼轩居士的诗,我是粗人,听不懂的,劳驾您,如何?”

      “侯兄谦虚了,”金秀伸出手来,朝着侯艳年拱手,“您这是一定要我露丑啊,”金秀的语气里头还带着一丝嗔怪之意,让那侯艳年听得心里头痒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